邳州在线,邳州新闻网,邳州信息网,邳州信息港,邳州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邳州特产 >

大亨圩有段古:骑楼非舶来天然土特产(组图)

时间:2018-01-14 03:5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www.qxvud.cn
台城台城大亨圩大昌茶馆,以前热闹非凡,如今已荒废。楼顶雕**。骑楼里,村民打着****。第一条华侨铁路新宁铁路曾经就从大亨圩里穿过,如今已很难找到痕迹。百年

台城

台城大亨圩大昌茶馆,以前热闹非凡,如今已荒废。


楼顶雕**。

骑楼里,村民打着****。


第一条华侨铁路新宁铁路曾经就从大亨圩里穿过,如今已很难找到痕迹。


  百年

  洋楼

  第期

  南都讯 新宁铁路站点已经难以寻觅,台城东郊的大亨圩还保留着车站的遗址。了解大亨圩并不只是了解新宁铁路,更重要的是,在这里能找到台山侨圩建筑风格的源头。民间有不少人以为骑楼这种建筑来自西方,而大亨圩骑楼均建于清代,砖木结构,没有水泥等舶来的建筑元素,没有掺杂西方符号。这种骑楼在台山仅有包括大亨圩在内的两处,学界普遍认为,这是“台山骑楼建筑源于中国廊柱式临街建筑”的有利佐证。

  大亨圩的街道呈“一”字形东西走向,两排商住铺建筑相距12米,街道长约200米。在大亨圩街道两旁,有10多栋清代柱廊式骑楼,1909年3月,新宁铁路首期工程公益至斗山段建成通车,设上落站与大亨圩,这个也是当年新宁铁路出台山往斗山段途经的首个站点圩。

  大亨圩的骑楼并不与其他桥圩那样“中西合璧”,反而是中国传统的柱廊,砖木结构,风格里没有掺杂西方符号。连建筑材料都是取自本地,并没有用后来华侨回乡盖房时**从国外带回来的那些水泥钢筋。

  据资料记载,大亨圩骑楼跟庙边圩中5栋遗存骑楼属于同一时期,同一类型,这也是目前台山已发现的保留有清代廊柱式骑楼的两个圩,这种楼总量只有20栋,历史、民俗专家都认为,大亨圩清代廊柱式骑楼发现的最大意义就在于,是“台山骑楼建筑源于中国廊柱式临街建筑”的有力佐证。

  到了现在,大亨圩内的骑楼建筑多数已经破败,但是部分建筑的门面至今仍保留着原有的商号名称,“大昌茶馆”、“同安隆”字样保存完好,一些门诊、厂房则完全看不到原名了。目前,这些建筑也都无人居住,旁边堆满杂物,保存得并不理想,不少的墙身、屋顶已经出现了坍塌。

  位置:台城东郊约2公里处。1909年3月,新宁铁路首期工程公益至斗山段建成通车,设上落站与大亨圩,这个也是当年新宁铁路出台山往斗山段途经的首个站点墟。

  建筑:大亨圩的主街道呈“一”字形东西走向,两排商住铺建筑相距12米,街道长约200米。在大亨圩街道两旁,有10多栋清代柱廊式骑楼。

  讲述人:大亨村委会治保主任黄伟宇民兵营长叶启新

  对台山人来讲,新宁铁路无疑是一条伟大而又神奇的铁路,虽然他 仅 存 在 了3 0年,但却造就了桥圩林立的奇迹和台山侨乡的大发展。时过境迁,铁路站点以及难以寻觅,大多已经湮没在历史的尘埃里。在2012年的全面调查中能准确标示新宁铁路车站位置的墟市少之又少,而大亨圩就是其中一个仍然保留原有车站历史遗存的地方,而目前,大亨圩也是台山已发现的保留有清代廊柱式骑楼的两个墟之一。

  旧楼今貌

  同安隆:屋顶坍塌 破烂满目

  “以前赶集的时候,家家户户在大亨圩这里做生意,烟草、酒、菜、日用工具等什么都有得卖。”黄伟宇说,一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都有人在这里做生意,到了九十年代,则基本上没有了,现在,买卖的地方更多集**诖蠛嗍谐∧凇W呓巴猜 蔽菽冢菽谌渴且恍┢评谩⒗荻ヒ渤鱿至颂芰盏慕涤暧跋欤菽诘孛嫔匣怂菽谏⒙渥挪簧偾缴咸吕吹淖┛椋崃阂残贝睿菽谖欢嗟纳实谋闶敲徘暗纳裎弧

  黄伟宇讲,同安隆以前是做百货生意的,柴米油盐生活用品什么都卖,类似于现在的便利店,而据村中老人讲,同安隆当年生意亦是极为兴旺。

  而在“同安隆”的正对面,则是“大昌茶馆”,在黄伟宇、叶启新的记忆中,以前都在这里喝过茶,“(上世纪)90年代茶馆还在,大家还在这里喝茶。”

  大昌茶馆:杂草丛生 藤缠屋顶

  在大亨圩村民的记忆当中,即使在上世纪80年代,大亨圩都曾有9间茶楼,间间都是宾客满座,甚为热闹,而现在,整个大亨圩只有三间茶楼得以保存运营,“而且都只做早市,正餐很少做了。”

  荒废多年的“大昌茶馆”,推开虚掩的大门,屋内垃圾遍地,屋内共有两层,其中一层为茶客饮茶的地方,二层则是茶馆内人员住宿的地方,在屋子里,保留有搁置茶壶茶具的柜台,两米见方,屋后隔开一层的位置则是茶馆的厨房,灶台保存完好。再往后,便是茶馆的内院,院内有抽水机,水缸,叶启新介绍,水缸是以前茶馆内用来养鱼,而水泵如修葺好依然还能抽水上来,院子里,已然杂草丛生,藤蔓一直沿着墙壁,爬满了半个屋顶。

  在茶馆屋内,隔开一间小屋,空间并不大,叶启新介绍,这处空间是茶馆内用来防止一些酒水以及干货的地方。

  “已经十几年了,”叶启新讲,当年很多人都会来大昌茶馆饮茶,在茶馆屋内,左右各放置四张桌共八张桌子,经常满员。“这屋子至今还是私人财产,”黄伟宇讲,大昌茶馆共由5人合资建成,而现在,后人也都不在大亨圩居住,觉得麻烦,也便无人管理。

  而现在,由于股份问题,大昌茶馆重修建设也更加麻烦,“一般的后人都不想理的,你如果要整修又得经几户人家都同意,也比较麻烦,所以索**就直接没人管理任由烂掉了。”

  骑楼私宅:

  一直住人 保存较好

  从大昌茶馆一直往前走,十多栋保存完好的骑楼矗立在大亨圩的另一端,骑楼内,多数还仍有人居住,在其中一栋骑楼里,一位姓黄的屋主告诉记者,他住的骑楼是爷爷那一代建造的,他在当地已经住了60多年,现在这栋老房子里还住着一家四口,他跟老伴儿,还有两个儿子。

  记者受邀进屋,屋子里稍显湿热,先到迎客厅,墙上挂有弓箭等农家孩童玩乐的物什,再往后走是为厨房,冲凉房,楼上楼下用水泥台阶连接起来,据老人家介绍,以前屋内的台阶为木质,后来全部****掉,便重新用水泥砌。沿楼梯走到二楼,楼上临街一侧为卧室,摆放着传统的木床,而在另外一侧,则放置着一些农具,还有晾晒的谷物**生。

  “这房子都是要住人的,如果不住人了,房子就很快便破烂了。”老人讲。

  大亨圩别篇

  它是颗宝石

  新宁铁路是那条绳

  对台山人来讲,新宁铁路无疑是一条伟大而又神奇的铁路,虽然他仅存在了30年,但却造就了桥圩林立的奇迹和台山侨乡的大发展。时过境迁,铁路站点已经难以寻觅,大多已经湮没在历史的尘埃里。在2012年的全面调查中能准确标示新宁铁路车站位置的圩市少之又少,而大亨圩就是其中一个仍然保留原有车站历史遗存的地方。

  铁路售票处成了长者休闲****处

  1909年3月,新宁铁路首期工程公益至斗山段建成通车,设上落站与大亨圩,这个也是当年新宁铁路出台山往斗山段途经的首个站点圩。走访大亨圩,必定要追寻一下新宁铁路的足迹,站点位置固然已一目了然,但遗留下来的并不多了,现有建筑为青砖墙硬山顶,面宽3间的檐廊式建筑,没有了等车的乘客,没有了呼啸而来的火车。

  站在当年的站台位置,来往人流车辆早就寻不到半缕昔日之景,当年大亨站点的售票处,现在摆放着几张****桌,老人们在里面玩****,不亦乐乎。

  大亨村委会治保主任黄伟宇指着从门口到屋内挂钟的位置,“以前外面这里就是卖票的,人们上下车都是在这里,”而站台所在的房屋则完整保留了下来,屋子的建筑风格亦是最古老的传统风格,青黑色的瓦片,屋内装饰也较古旧。

  “现在已经没有人再见过当年的货火车了,”黄伟宇讲,听村中老人讲,以前火车道要比现在的路基高出半米左右,现在的公路则是在上世纪90年代修建的。

  车站遗址后来成了农**肥料店

  站在大亨圩的主街道上,这是一条很常见的乡间公路,像是一条绳索一直延伸至远方,而大亨圩就像是这根绳索上串联的一颗宝石,虽然岁月依旧让它失去了初始的细腻与光泽,但却印记着历史的刻度。

  时针拨回到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这一条公路所在之地,正是当年的新宁铁路。“当年的站点在大亨圩东区10号。以前的大亨圩,是附近大亨、长岭和四九镇松朗等地乡民早市日常生活交易和饮下午茶的小型集市。新宁铁路在圩的背面设立站点以后,才真正拓展成圩市。”这是一位80高龄老人的回忆。图中的大亨车站遗址,已经成为农**肥料店和杂货铺了,瓦面灰墙,与旁边的楼房形成鲜明的对比。

  经资料记载,新宁铁路建于清光绪年间,由广东新宁(今台山)旅美华侨陈宜禧主持建造,1909年通车。此路是继潮汕铁路之后,中国第二条商办铁路。它亦是全部不用外国资本和技术人员建造的铁路。筹建之时,陈宜禧向美国华侨集资,曾是华侨在中国最成功的投资事业。1939年日本入侵广东时,该铁路由国民政府下令拆毁。

  “1939年的时候拆掉的,那个时候日本人到这里来,所以就把它全部拆除掉了,新宁铁路从大亨一直上去就是五十圩,”大亨村委会民兵营长叶启新讲。

  身世浮沉

  没有归属的旧骑楼

  在台山,华侨房产之争并不少见,不少华侨在早年在海外淘的第一桶金都用来在家乡修建房屋,建成之后移居国外,不少房屋既无后人继承,又无明细房产信息。

  在现在的大亨村委会对面,有两座前后相连的骑楼矗立,其中一座尚有后人居住,而另一座,早已无人居住,稍显破败,而在几十年之前,这一座楼则一直为大亨当时的管委会作为办公之用。

  “以前是乡府,后来乡府变成了大队,再后来又变成了管区,最后是大亨村委会在这里办公,”叶启新讲,他在村委会办公也已经三十多年了,也是从小在这里长大的。

  现在,这一栋曾经用来办公的骑楼属于台山市房管所拥有,而不是大亨村委会,为此,大亨村委会曾想通过打官司将这一栋骑楼收归回来,但并没有成功。

  “这栋楼本来是大亨的华侨建的,解放后去了国外,再没有回来,也没有后人回来。上世纪90年代时房管所说是他的。”叶启新讲,而在他们看来,这栋楼本身就是大亨人所建,也该归大亨人所有。

  站在这一栋楼的楼下,二楼楼面位置上有一颗大大的红星雕刻,也无人能说清这一红星究竟是开始建筑时就有抑或后来加建上去的,楼门紧锁,已经无**再进去看到屋内情况,只能窥到处处杂生的草。

  采写:南都记者 石江龙

  摄影:南都记者 方光明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